皇冠國際亞洲_夢想

2019年12月15日 編輯: 來源:非常運勢網

爲了那點奇迹,皇冠國際亞洲不想放棄,真得不願放手,我想我會堅持到夢醒時分或者是夢想實現的那一秒。即使現在有了所謂的理想,但我依然忘不了自己曾經的理想,願奇迹能夠發生……

我在申請表把自己寫得很“偉大”。參加的集體活動一項,我考慮到要全面發展,于是從“學科競賽”到“藝術活動”,再到“運動項目”全寫上了。即使有些只是做了個觀衆,或是當個“啦啦隊”隊員,在一旁叫加油的。獲得的獎項一欄,我也填了不少。幸好我還是拿過幾個獎的,從作文、英語到時政,美術涉及各個領域。盡管那些獎,大都沒什麽名氣,有些說難聽的就是花十幾元錢報名費得來的。不管怎麽樣總也算個獎吧。要是在那一欄裏空白,我覺得要選上肯定沒戲。

記得落落有一篇名叫《十年》的散文,當時我把第一段讀完便再也看不下去了,很難懂,不知所雲何事,所以我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小四的《悲傷》。雖然沒有看完落落所寫的文章,但我卻記住了她講的一個故事,講得是:一個女孩在十歲時,將想要對未來二十歲自己想要說的話錄成了一盒錄象。十年之後,女孩在搬家時無意中發現了那盒錄象。當二十歲的女孩看著錄象中的自己,竟忍不住哭了出來…有時候,我常常抱怨自己爲什麽在十歲的時候只知道玩呢?要是也能像書中的女孩錄上一卷很有紀念意義的錄象,那麽對于我以後的人生便是一筆不可多得的財富了。可惜自己十歲時沒有那樣做,可能那時候我家沒有攝象機吧!想到這些,心裏會産生些許安慰。如今,要是錄上一段錄象給十年之後的自己,也不是不可能,但想來想去,還是放棄了。成人的十年,不知會把人變成什麽樣子,現在的浪漫,在二十八歲的我看來會變成愚蠢吧!長大的過程並不是總是那麽美好。

這事我沒有告訴我媽,她知道一定會罵我傻。然後開始喋喋不休。

當班主任發給我申請表時,我突然很感激那個推舉並叫我名字的人,盡管我不知道他是誰。

我原以爲“三好學生”從此與我無緣了,可誰料到第二天班級投票評選時,當老師問道:“還有誰願意申請‘三好學生’?”時,居然有個人叫出了我的名字。然後大家都開始囔囔,意思是讓我去申請。班主任終于發現了我,她問:“你要去嗎?”我假裝勉強地點了點頭。廢話,誰不希望有個名譽,更何況群衆們都認爲我實至名歸。

對于夢想,從小就有,但理想卻很少。難得長大了,爲自己樹立了一個理想,父母卻跟我說那是不可能實現的,結果理想又變成了夢想。沒有了理想,怎麽有學習的動力?父母也不管我願不願意,替我弄了一個理想:長大後,接我老爸的班去銀行工作。天哪!我可不喜歡,我才不喜歡生活在銅臭之中。可是,父母苦口婆心說了大通,不忍心傷他們的心,加上社會現實的確如他們所說,我將原來的理想作罷,放下了堅持。定下我未來的人生道路:學經濟,再去銀行找工作,然後選個男的結婚生子…重複著父輩的生活。

七年之後,我大學畢業了吧!那時侯我會在哪兒工作呢?做什麽工作呢?是不是做我喜歡的事…常常地,不由自主的想到這些問題,盡管知道那些事離皇冠國際亞洲很遠,卻在閑暇之時愛想想自個兒的未來和曾經的夢想。

原創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唯美家園立場。系作者授權唯美家園發表,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相關文章 ARTICLE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