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手機是那裏産品/家鄉小巷——上海憶家

2019年12月09日 編輯: 來源:百度貼吧

 露水的月夜合著溫柔,今夕只有風輕雲淡。愛過的萬水千山,疼過傾城的思念,心再無溫柔,也無等待,一場交集,再無風雨也無晴天。流年拾荒,塗寫寂寞的顔色。---那轉身後的落寞

步履蹒跚,無力的凝視最初眺望的遠方,眉宇間有掩藏不住的哀愁,心疼的目光,侵濕著記憶的河床,殘星點綴空曠的淒涼,一場冷風,一場苦雨,讓mg手機是那裏産品想起許多曾經溫馨的時光。遠離了浮華喧囂的熱烈,用暮雨淋濕的孤獨,來譜寫一場地老天荒的變幻。卿卿我我的情緣早已而逝,我不過是喜歡躲在星空下,空對著落花,把影子和寂寥數落一遍又一遍。記憶的圍欄,執著無端,月影搖曳,輕柔著時光的散落,酸楚在每個瞬間蔓延。

靜靜的倚在牆角,看黑黑的天空上星光閃爍,清涼的晚風,這樣的夜,很冷清,也很寂寞。素箋的字迹,只是再無昨日的溫暖,呆呆的坐在這軒閣的小小窗前,多少相思淚眼望穿,愛情多少次起起落落,海枯石爛已成奢侈,滿腹沉香的書寫,又怎能將思緒書寫淋漓,將美好寫成片段。多少次這樣的徘徊,靜寂安年,多少次放縱偏執,將文字鋪成的靜寂之旅,嫣然出最刻骨的想念。不曾問,不曾想的情緣短暫,寂寞的年華,等待龐歇茫茫人海,看白雲飄走,看流水漸遠。

天荒地老不過是枯坐之姿,時光的隧道裏,悲歡離合,人情冷暖,過略塵世中的浮躁,暮然回首的暖意,素色庸常在閑暇裏沉靜。許多個夜未央的靜夜,就著冷銀的月光,聽清風吹響北草,聽古筝失落傷感,心流浪的太遠,浮世所修的甯靜,離愁別緒是孤獨裏獨有的寂寞,不染心,不染塵,塵世的冷與熱,感悟著心靈的慰藉。

時光荏苒,世界也還是這個世界,只是愛情裏的片段,心中再也無暖。心的靜寂淡然,不可逃脫摻入寂寞的色彩,走過的那麽多歲月,才明白,快樂與痛苦之間的距離,又有諸許放不下的情感,紅塵萬般,看煙雨如舊,看花落怅然,歲月綿長,雕刻舊時的寂寞。曾經,也在最終最真裏徹底消失,一段如夢年華的癡,最終被眼角的淚滴如歌歲月,看天荒地老,開始慢慢褪色。

涼雨染濕了脆弱的發間,秋寒的風將那些殘葉凋零的七零八落,無聲而漫長的時光,舞出翩然而悠長的荒原,青苔一樣的悠悠記憶,褪色的總是感傷滿懷。人生起起落落,流年將往日的模樣也如此的這一般,都頹去了。繁華不過是摸不著的東西,如易逝的風,如碎落的塵,在恍然如夢裏往事般般,深刻剔透。

從安靜的一角緩緩行走,走到有陽光照射的地方,無聊的去給花兒澆澆水,在百葉窗前發一下呆,走到想留住光陰匆匆,走到時光贈閱人間煙火,走到清淡的日子只剩下悠長,走到一顆心再也靜不下來,那年那月的豐碩,在無數皎潔的流年裏感歎。披上煦暖的衣衫,笑送黃昏的遙遠,微笑著流淚,淺談歲月短暫。

腳踏塵埃,任千絲萬縷的掙紮或平緩輕盈生命的獨白,看天,看雲,寂寞浩瀚裏,看著人生又一場的蛻變,過去的不再重現,歲月的滄桑滑下一些痕迹,鎮定自若的把哭與笑滲入骨髓,與最愛的人道別。

時間的蒼老,重複著明天的繼續,離別在笙箫裏婉轉哀傷的曲子。起風的夜,隔著層薄紗的缱绻,枯零的落葉感傷詩行,疲倦也不曾停歇。

秋風葉落,將歲月撚成光環,多希望有一支不老的神筆,來將時光改寫。流失的情懷,朝朝暮暮撷取的溫暖,只是匆匆一別,悸動在心底葉落翩遷,搖落著幾多悲歡。就這樣日複一日,年複一年,用那種離別來數落傷感。白雲在藍天飄過,時光薄涼的寫意,塵音裏安靜的來或去,用最低調的方式隱幽著,許多,都只是不願意去寫或去說。

遠離了人群的喧囂,遠離了青春年少,走遠的過去,思緒散漫的翻來覆去,漸漸淡去了曾經的純真。秋風習習下,微微的心疼在斑駁冷暖自知,歡笑中奔跑的黃昏,永遠存在了真實。一陣秋風的閑愁襲過,落下了滿地的自言自語,多情的筆尖,簡約卻深情,寂寞卷透的面容,在記憶裏鋪滿曾經的清晰。有一片落葉飄過,在那最後的零落裏輾轉輕吟,舞出一個淒美的姿勢,春去秋來,輪回來來去去無聲的色彩。

太多的畫面,零零碎碎都成了歎息,往事累積成滄海,讓心追逐的如蒲公英。蹒跚流浪的風情,滿天繁星,只是又不經意的想起,蒼白的雙手,再也無法用彩筆勾勒守望,我約好的地老天荒,關于無數的美好,都漂泊成風景中的蒼涼。塗塗寫寫,一支筆,一紙思念,卻總是無法把未來改寫,過多的言語,憧憬天涯海角的距離,書寫成一紙傷言。

固執的那麽深,執著的那麽疼。曾約好的時光,一起看夕陽,一起看流水,一起到雙雙老去。回望的旅程,將一顆真心付出,太久的孤獨總是沉默,腮邊一顆清淚緩緩滑落,呆呆地凝視,這唯一鮮明的記憶,陌路中懷念的,定格成歲月的流逝中一份厮守,雨濕的心情,離別成一部無聲的電影,紅塵渡口,昨日的唯美意境黯淡成過去,我爲流年拾荒,到傾國傾城。

清露伴著秋起,時光的瘦筆風起心痕,目送一群雁南飛,幾言秋葉,落葉飄零,飄飛的紙張落葉記冷清。一襲秋風經次染黃的葉,抛起光陰裏飽受孤獨至極的唏噓,經年踏過的風塵,回眸萬水千山,暖心的相思,也如此這般的隨風而起,落日的殘陽和著秋風的詩意,流動往事的綿長,我仿佛已嗅到歲月遠去的味道,溫柔,但也傾心,時光碎,流年淡然著傷。

一場秋風落葉,擦拭指縫落寞的窗台,蕩遊在天空,任時光卷啊卷,月缺月圓看旅程,不經輕觸的心弦,時光該如何將容顔老去,與美好永入初見?濃濃的情,癡癡的念,散落的碎片,過期了才是山高水遠,是年華褪換了顔色。重逢與離別,早已將結局寫好,無數過往,無數寂寞,最後只是撕心裂肺的回憶,閉上眼睛的回憶,潛藏在寂寞角落,心如止水。

時光在流逝中雕刻出蒼涼的纖背,春去秋來,拾取繁華落盡,凝固在這個美麗的季節,我依然相信,歲月會給記憶添加憂傷和快樂,時隔多年,再一幕一幕的追憶,蝕骨秋風,流年拾荒,缱绻的情愫依然是孤傲青春的年少,還有那舊時光裏的寂寞。與荒年行走,與闌珊並肩,幹枯的雙手,把一紙黑字塗寫落寞,拾陌荒年。

秋風葉落,滿是回憶的感傷,薄衫擋住秋涼的寒意,幽幽的冷風,微笑裏回憶昨日的模樣。深情的文字追思,在原來的固執貼寫殘缺,不停行走的日子在指尖貫徹傷感,真摯的情感攜寫那般寂寞,只是今昔,已讓流年拾荒。

我去上海是因爲班級組織的一次參觀。
大巴車行駛在上海的高架橋上,上海的景致從車窗外次第浮現又倏忽掠過。我看見細雨在車窗上微妙細碎地敲打,精靈一樣在玻璃上畫出一道道晶瑩剔透的水痕,一眼看去像是一道道裂痕橫貫在我的視野裏;我看見冰冷而精致的霧氣在路面之上交錯彌漫,光與暗的分界如此鮮明銳利;我看見法國梧桐的枝葉與女貞白色的花朵;我看見古老的建築與燈光;我看見風,看見洶湧的江水和霧氣中的長橋。
它們漸次進入我的視野又漸次消失,像是流過指縫間的細沙,僅僅刹那目光的觸碰,卻反射出華美無比的光。
上海是一個華美的城市,初見時令人驚豔迷醉。短暫的一個小時,我們在外灘流連:看將入夜時外灘的波光流離,遊船在水面上慢慢前行,對岸浦東新區高樓上巨幅的LED廣告燈打出“I❤SH”;聽外灘上的半點鍾鳴,風聲遼闊,身後古老而華貴的建築仿佛在塵世黃昏的聲音中呼吸不息。迷霧在缭繞翻轉折射霓虹的光彩,所有的五光十色是當時手裏攥著的相機網羅不住的上海風情。
我們順著路慢慢地駛過。若說整個上海是一塊華貴的綢緞,那麽道路便是其上的線。這些線或寬或窄,或長或短,在這塊緞子上穿插縱橫交錯相通,繡出了古塔新樓,繡出了整城繁華燈火闌珊。
我穿行于外灘古老而華貴的建築下的小巷中,卻忽然有點空空落落的感覺。
是不知從何而來的,想念。
想念什麽呢?
——是想家吧。
雨在下。
下雨時的上海很迷人。淅淅瀝瀝的小雨從天空落下然後在柏油馬路上碎成一百片一千片,每一朵散碎的雨花都浸潤著黃浦江的氣息。慢慢地雨滲進了道路,道路開始氤氲著水的氣息;慢慢地大巴穿行在梧桐的華蓋之下,我看著路,看著那個開始展現自己風韻的上海。
曲陽路的廣玉蘭在寬闊的葉裏開成風景,似乎有清淡的香氣彌漫。雖然坐在車裏聞不到,但想象裏總有幽幽的味道。這道路並不寬,但也不窄,枝葉掩映,給人一種曲徑通幽的感覺。道路兩旁樹木繁盛,天光從枝桠間傾瀉下來,光線交錯:光、影;光、影;光、影。
真美。
可是卻有種薄涼如水冰的疏離感也慢慢地從心裏蔓延開來。我終究是不屬于這裏的。這裏也不屬于我。
夜色裏的上海透著奢靡的氣息。從窗戶裏看見上海燈火絢爛,千百條道路從目力不可及的地方一直延伸到另一個目力不可及的地方,車輛的燈在寬闊的道路上拉出條條光帶;街邊的路燈或商店裏的燈光覆蓋了每一個角落,高樓的霓虹燈閃閃爍爍起伏不定,浩渺如星海,好似夜空的倒影。
忽然有點空空落落的感覺。是不知從何而來的,想念。
想念什麽呢?
——是想家吧。
我站在窗子前面眺望家的方向,可是目力所及皆是高樓林立車輛洶湧,灰色的雲層在地平線上徘徊。
我看不見我所想念的地方。
想,想燈光淡淡的家,想家前的那條小巷。那條小巷很窄,窄到只能容下一輛車行駛;那條小巷也很深,深到曲折蜿蜒足有千米;那條小巷還很老,老到屋頂上枯死的瓦松蓋了一層又一層。那是條非常非常普通的小巷,普通的像一個平凡無奇的人,狹窄曲折,大塊的石頭砌起便是牆,沒有上海的華貴也沒有夜晚的燈火絢爛。它只是很安甯。春天的時候積雪融化,水滴從人家的檐上滴下來,啪嗒啪嗒,水珠兒便滲進了牆縫裏。死寂了一冬的青苔與瓦松此時又有了生氣,淡淡的綠意在每個角落氤氲。人家庭院裏的桂花與水杉樹在從巷中吹來的風裏微微顫動,好像這天還沒怎麽發芽,隔天來看便已是舒展了枝條,綠意盎然。
小時候,我幾乎每天都會經過那條巷子,卻從未仔細看過它。長大後,上學走的是另一條路,便與它更加遠離了。
然而不知爲何,當我已經離開它很遠時,當我站在窗戶前看上海的燈火闌珊時,那些關于它的記憶,卻像海潮一樣鋪天蓋地地湧來,瞬間蓋滿了我的世界。
這條小巷,是我歸家的路。
我的雙腳最初踏到的第一條路,便是它。十數年的時光裏我行走在這條路上。它看著我被媽媽牽著踉踉跄跄地走去幼兒園;它看著我被媽媽的自行車載著上小學;它看著我自己走路回家;它看著我騎著自行車趕去補課;它看著我坐在電瓶車上等著父母回來。它看著媽媽抱著已經睡熟的我從幼兒園回家;它看著爸爸在路的那一頭看我走遠;它看著每日父母叮咛我注意安全。它看著我慢慢地長大。
我也用腳步,丈量著小巷的時光。在我的記憶中,小巷是有生命的。當我走過時,小巷的每一塊磚,每一片瓦,都在默默地呼吸微笑。在小巷的一段圍牆外,有一個荒蕪的庭院。小時候我總是好奇圍牆的那邊是什麽,爲什麽一擡頭就可以看見女貞與水杉的枝條。那個時候的女貞樹還沒有現在這麽高,青翠細嫩的枝條輕輕地搭在牆頭,陽光在枝葉間細碎地舞動,貓咪懶洋洋地踩著瓦行走。現在女貞的枝條已又粗又直,遮蔽了所有的陽光,樹對面的房屋早已翻修過,當年的貓兒不知道去了哪裏……
我想念我門前的小巷呵!
這條小巷的感覺何至于此?說不清。這條路上我走過,其他的路我也走過,然而一切的路,甚至是繁華的都市的路,都比不上這條路。而走上了這條路,仿佛家便在眼前,這種感覺是永恒不變的:原來我所想念的,一直都是我的家啊!
眼前上海的夜色忽然變的模糊又遙遠,我的心似乎早已飛回了家。心帶著我的思念在小巷裏奔跑跳躍,穿過女貞枝頭白色的花朵,在藍幽幽的瓦松上滑行而過,逆著風仰望雨季的天光,然後敲響了我心心念念的家門。
爸爸,媽媽,mg手機是那裏産品回來了!

原創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唯美家園立場。系作者授權唯美家園發表,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相關文章 ARTICLE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