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el id="r7y7jb"></del><font id="r7y7jb"></font><legend id="r7y7jb"></legend>
                  導航菜單
                  花草種子網 >  公司設備 >  » 正文

                  二十一點/慈善,也要維護他人的尊嚴

                  內容摘要:▓二十一點▓{官方網址:a5805.com}爲您提供高品質、高賠率的娛樂遊戲及所有線上投注的優惠.我們致力于提供全球客戶最有價值的遊戲體驗、各項優惠服務!
                  烈日當空,誰在炎熱裏精心研究超級水稻

                  中國的聖賢先哲大都強調一種格物致知的精神,認爲做學問就要把它弄明白,搞透徹,不能淺嘗辄止,似是而非,因而孔子韋編三絕而精通周易。今日之時,商業化的文化如快餐般呈現在二十一點們面前時,我們往往手足無措,我們確實失去了什麽,也許就是文化的厚重感。


                  現代人的生活節奏非常快,“淺閱讀”同樣是快節奏生活的産物,我們也許根本就無法空出時間來一次真正的閱讀,更不用說研習經典了。但反思這種來也匆匆,去也匆匆的生活,我們不一定快樂,同時也失去了很多趣味,難道生活本身就這樣嗎?


                  古代與現代的價值觀念體系截然不同。古人專心做學問,對于貧困饑餓當真能安之若素。孔子有雲:君子食無求飽,居無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可謂好學也矣。而今人則更多追求商業利益,一切以錢爲主,這就引發一系列的商業炒作以及學術醜聞,爭論與批評過後,我們應該更深入地反思。


                  失去了厚重的文化支撐,一個民族很難立足于世界。正如四大文明古國中除中國外其它三國的沒落與衰亡,它們的衰亡歸根到底是文化缺失和沒落。相反美國只有兩百多年的建國曆史卻成爲全球唯一的超級大國同樣得益于那民主自由的先進文化。當中華文明經曆了數千載的傳承後,能否在當代發揚光大,確實還有懸念。


                  環顧我們周圍的讀物,十之八九便是雜志,很少有人花費大量的時間去鑽研一本名著。其實知識本身就需一個長期的理解與領悟後方可掌握,而鑽研名著正是這樣的過程,雖然艱澀難懂,但細細咀嚼後卻別有一番滋味。那些厚重的經典名著不應該是圖書館書架上的陳列品,我們只是恭敬虔誠地仰望,它們應該真正走進我們的生活,成爲我們的良師益友。


                  學海無涯,學習本身就無法一蹴而就,這就需要我們具有毅力和持之以恒的精神,閱讀厚重的書籍,感受厚重的文化,你也會變得厚重起來,腹有詩書氣自華,越是有學問,你才會越有氣質。


                  文化快餐只能作爲一種嘗試,一種體驗,它不能替代主食。重拾遺落的厚重,沉潛甯靜,到知識的海洋中開拓一片全新的天地。重拾遺落的厚重,讓民族有強大的精神支撐,我們會看到真正的崛起與複興。

                  材料中,富翁打算向三個貧困家庭提供捐助。一家高興地接受了捐助。一家猶豫地接受了,但聲明一定會償還。一家謝謝了富翁的好意,但認爲這是一種施舍,拒絕了。

                  我很贊賞第三個家庭的做法,處事大方,不卑不亢,絲毫沒有感到低人一等,在拒絕中告訴富翁我們在人格上是平等的。這也啓示了我們:在做慈善的過程中要維護受贈者的尊嚴。

                  孟子在辨析義與利時曾說:“一箪食,一壺漿,得之則生,弗得則死。呼爾而與之,行道之人弗受;蹴爾而與之,乞人不屑也。”雖然孟子談的是義與利的辯證關系,但這些話也道出了每個人都是有尊嚴的,侮辱性的施舍就連乞丐也不會接受。孔子曾說:“君子不飲盜泉之水。”因此,我們在幫助他人的時候,如何維護他人的尊嚴就顯得尤爲重要。

                  二戰中,英國國王霍華德巡視被轟炸後的倫敦貧民區,在一棟破爛的大樓門前,他脫下帽子,向主人詢問:我可以進來嗎?詢問中體現的人文關懷和尊重讓人心生敬佩。

                  又如,美國公立學校在大雪時一般都會停課,但有間學校卻沒有這樣做,在大雪時依然上課。當家長向學校投訴時,校方的回答是:學校來自貧寒家庭的孩子很多,但學校停課時,他們就不能有免費午餐,就得忍饑挨餓。家長又問是否能只讓窮孩子來上課呢?對此校方解釋道:我們不想讓他們覺得是在被施舍。

                  不要讓受幫助的人覺得是被施舍,這或許就是慈善的最高目標了吧!這樣的幫助就像一縷溫暖的陽光,既溫暖了受贈者,又不至于灼傷他們的心;就像是一陣涼爽的春風,既撫慰了受贈者,又不至于吹亂他們的心緒。

                  然而,在生活中我們也不少見一些“暴力”慈善,他們行慈善之實,卻又在捐贈漠視受贈者的尊嚴。如高調做慈善的陳光標,我們不否定他確實幫了不少人,但他的方式卻讓人不得不思考這樣做對嗎?有一張照片,陳光標與受贈者們舉起手中的錢,陳光標笑容滿面,但我卻看不到幾個受贈者開懷的笑臉。他們是被幫助了嗎?還是他們又成了“暴力”慈善的受害者?

                  在當今時代,“微公益”、“志願活動”層出不窮,似乎是一個全民慈善的時代。但是,當我們准備做慈善時,千萬提醒自己:不要傷害了受贈者脆弱的尊嚴。

                  二十一點們在幫他人,同時也是在幫自己。永遠不要以爲自己了不起,放低姿態,請小心呵護受贈者的尊嚴吧!

                  2001